白居易《与元微之书》


元和十年,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。元微之其时正病重,但仍赋诗一首,以寄老友:“残灯无焰影幢幢(chuáng),此夕闻君谪九江。垂死病中惊起坐,暗风吹雨入寒窗。”

《与元微之书》写于元和十二年,乃白居易到任九江后,写给元微之。是年,作者四十七岁,身遭掌权者排挤。但他深知老友时时牵挂,不言一句苦闷,只是絮絮叨叨地说自己家人安康、俸禄够用、尽享山水之乐。一句“微之微之”,胜却千言万语。那些老爱诉苦的人,真应该学学白乐天。

微之微之!不见足下面已三年矣,不得足下书欲二年矣,人生几何,离阔如此?况以胶漆之心,置于胡越之身,进不得相合,退不能相忘,牵挛乖隔,各欲白首。微之微之,如何如何!天实为之,谓之奈何!

计足下久不得仆书,必加忧望,今故录三泰以先奉报,其余事况,条写如后云云。微之微之!作此书夜,正在草堂中山窗下,信手把笔,随意乱书。封题之时,不觉欲曙。举头但见山僧一两人,或坐或睡。又闻山猿谷鸟,哀鸣啾啾。平生故人,去我万里,瞥然尘念,此际暂生。余习所牵,便成三韵云:忆昔封书与君夜,金銮殿后欲明天。今夜封书在何处?庐山庵里晓灯前。笼鸟槛(jiàn)猿俱未死,人间相见是何年!微之微之!此夕我心,君知之乎?乐天顿首。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加速Onedrive同步速度,修改H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