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's Post- October 14, 2017 at 04:00PM

行船的人,性格跟农民也是不同。农民们年头播下种子,年终成收,必须有眼光长远的打算。他们对生活培养了耐心、信任,所以农居生活总有静好的美学核心。行船的人,是动荡的。世界仿佛刚刚产生,又仿佛随时消失。他们懒惰,但也可以说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潇洒。他们仿佛为生活所迫,却又逐渐内化为个人气质,似乎也是禅意。

甚至连样貌、走姿、说话习惯,船夫和农民,都是不同的。船夫黝黑粗俗,他们是江上的吉普赛人,他们把货运到另一个地方,在那里贩卖产品的时候,也会留意着有没有可能带回一个异乡的女人,成为跟他一起漂泊的妻子。为了让谈判的过程更加漫长,他们把谈判过程烧水用的火炭悄悄用水浸过再晒干,如此一来火苗难旺,他们得以长时间地注视那个卖杉木的男人家里三个矫健的女儿。
By: via 读书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